最新消息 關於私家偵探 連絡我們 服務項目 服務流程 貼心叮嚀 線上諮詢 客戶留言

私家偵探消息
(發佈時間:2019-06-28 11:49:26)

對岸通商後,兩岸問題頻繁發生

兩岸通商開放後,促進我國與中國不少往來,頻繁密切互動後帶來的情形有好有壞,在經濟層面的確對不少台商來說,打入中國內陸市場能創造更多利潤,製造更多商機,有更多無限的可能與發展性。對旅遊業來說,大陸政策鬆綁後,帶動不少來台旅遊的商機,不少對岸貴婦團喜歡開團一起到台灣購買高單價商品,不僅有品質的保障價錢也漂亮,相對也帶動我國觀光景點及周遭攤販的生意。但對我國婚姻與家庭來說,不少台商與台幹前往大陸發展生意,勢必會造成不少家庭得分隔兩地,讓不少夫妻只能透過視訊及偶爾短暫的見面維繫感情,讓不少家庭及婚姻危危欲墜,也產生不少外遇弊端。而一個婚姻與家庭的組成是社會非常重要的基礎,即便兩岸密切互動帶來不少好處,但也不可動搖社會的根本,再加上各地傳來不少在大陸碰上的棘手問題。於是徵信社特別設立兩岸徵信服務,為的就是要替各位在兩岸三地的民眾處理問題,克服海外語言、地形、文化及法令的不同,替客戶處理遠在海外的難題,不論是想觀察台商遠在海外的狀況,又或者大陸客戶的棘手問題,我們徵信社都能率領專業團隊人才協助您解決問題。

 

兩岸棘手難題,交給徵信社處理

近年來,當大陸政策逐漸鬆綁後,大陸豐富資源及低廉的勞動成本,已吸引許多商人前往大陸發展,而大陸也成為企業對外發展的首選地點,長期駐留大陸的台商早已大有人在,商務人士為了工作需要,前往大陸談生意、考察的頻率和時間也日漸增加。與對岸密切往來互動後,除了帶來大量商機之外,弊端也產生不少,愈來愈多台商在對岸發展貿易時,碰上難以解決的問題,再加上兩岸在地形、語言、文化、法令及商業習慣的不同,造成不少台商相當多困擾。而在這些情況與困擾下,徵信社了解台商的難題所在,於是成立兩岸徵信服務,在兩岸三地廣設據點,派遣專業人才佇立,替台商解決各種難題,運用專業蒐證能力及商場知識,解決各種疑難雜症,就讓徵信社運用專業兩岸徵信服務,協助您調查台商外遇情況,解決在對岸的商場難題。

明明自己已經有老婆的人了,竟然還可以這樣給我這麼多的承諾

自己當初要不是請了私家偵探幫助我,不然我永遠部會知道,我的男朋友竟然是已經有婚之夫的人,我一直相信他跟我說的每一句話,沒想到他卻讓我這麼的失望,我自己真的也不知道應該要怎麼面對才好,我不知道為什麼他可以這個樣子,明明自己已經有老婆的人了,竟然還可以這樣給我這麼多的承諾,當時我自己還真的相信,他一定可以跟我再一起,也相信他一定可以讓我很幸福,但是我自己卻沒有想過,竟然會是這個樣子,我從來沒有想過我的男朋友,他竟然是一個這麼不要臉的人,因為當時他跟我說,他一定會給我很幸福的未來,他一定會跟我再一起很久,他甚至還跟我說要怎麼跟我求婚,跟我說一定會讓我滿意,要我自己不要擔心這些事情,當我常常跟他吵架的時候,他老是都會跟我說一句話,要我自己改變我的無理取鬧個性,不然這樣以後我們兩個結婚的話,一定又會因為這樣而吵架,他希望我可以改變我自己,所以我相信他跟我說的,我以為我們兩個真的可以結婚,甚至認為他一定會給我幸福,但是我不知道原來這一切,都是他自己欺騙我的謊言罷了,當時因為我覺得他非常的奇怪,所以我才會請徵信社幫助我調查,畢竟我的男朋友總是說,我們兩個未來會結婚,所以我認為我自己也應該調查清楚,這些是我自己當時的想法,但是我其實真的都沒有想過,徵信社人員幫助我調查出來的結果,竟然是我的男朋友已經有老婆了,當我知道這件事情之後,我真的認為我的人生已經被毀了,因為我不知道為什麼我的男朋友敢給我這麼多承諾。

我媽媽的心地是真的很善良,不然當初也不會原諒爸爸

其實我自己真的原本根本就沒有打算,要請私家偵探幫助我調查我的爸爸,畢竟再怎麼說也是我的爸爸,我的爸爸雖然對媽媽的態度很過分,但是我其實自己真的感覺得出來,我的爸爸其實還是非常的疼愛我,這一點我自己也很大的感觸,我自己可能也是因為這樣,當時是真的非常的猶豫,可是我真的捨不得我的媽媽,因為我爸爸的事情這麼的難過,我的媽媽雖然沒有比其他人的外貌,但是我媽媽的心地是真的很善良,不然當初也不會原諒爸爸,更不會有我的出現,這一點我自己真的很清楚,當我知道我的媽媽過著這麼痛苦生活的時候,我才清楚我的媽媽真的很愛我,我的媽媽常常都把我擺在第一順位,即使我的爸爸讓我的媽媽有多麼的難過,我在這二十五年以來的生活,從來都沒有看過我的媽媽在我面前發脾氣,或者也都沒有在我面前哭過,我不知道這些年來他是怎麼忍受的,更不知道他是怎麼忍耐自己的情緒,我知道婚姻變化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,但是我的媽媽因為他真的很愛我,所以他總是把我放在第一順位,也捨不得給我任何的負面情緒,在我自己知道我爸爸在外面外遇的時候,還是我自己偷偷去媽媽房間聽到的,不然我不知道我的媽媽想要隱瞞多久,更不知道他什麼時候才願意跟我說,現在我自己已經長大了,我已經可以保護我的媽媽了,我不在是那個什麼都不知道的小孩,我希望可以證明給我的媽媽看,雖然我自己也真的很為難,但是我還是希望徵信社人員可以幫助我調查,因為我捨不得我的媽媽過去跟現在都是過這樣的日子。